教育观察(44):学术造假毁掉了什么?(浙江在线·教育频道出品)
在线首页 | 教育频道 | 留学频道 | 考试频道  
 
高校别将脸面埋进学术造假沙子
  有个故事说,一棵大树生了蛀虫,啄木鸟好心去捉虫。大树觉得啄木鸟啄坏了自己光洁的树皮,而且啄木的声音也很吵人,于是烦了,赶走了啄木鸟,后果可想而知,合抱之木,毁于虫食。不知为什么,六教授实名举报学术造假被校方劝阻,让人一下就想到了这个儿时的故事。西安交大校领导们的劝阻相当有谋略,从家国大义到个人利弊,可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揭发丑恶到这里不仅没有功劳,反倒成了给国家抹黑的劣行,属于不义之行。黑白颠倒之快,不知各位看官是否觉得眩晕。
当几位老教授对造假“紧追不舍”时,校领导层迫于舆论压力曾多次找他们“谈话”。校方代表说“这涉及到不只是西安交通大学的脸面,也涉及到国家的脸面”;为了让他们“罢手”,则不惜以利相诱说“你们如果是为了利益,我们可以把教育部的一等奖匀给你们一些”。如果说前次谈话,还扯着一条冠冕堂皇的“为学校国家荣誉”的遮羞布的话,那么第二次“劝降”般的谈话则近乎赤裸裸的“无赖”。
  近期,学术造假事件接二连三地爆出。教育部为此下发通知,要“严肃处理高校学术不端行为”。记者调查发现,在评价机制的引导下,高校一些老师为了获得更多的“学术资源”和更高的“学术地位”,往往让研究生替自己写书,由此引发抄袭、造假,而多数人对此已经麻木?有人感叹,学术不端“就像演艺界的潜规则一样无处不在”;一项调查显示,超过50%的人同情和原谅学术造假。
“定罪量刑”提高学术造假者的法律成本
  从浙江大学贺海波“论文造假”被揭露,到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牵涉“论文造假”事件,国内学术界的不端行为屡屡被揭露。与以往波澜不惊不同的是,今年学术造假这一现象一经披露就引发一场巨大的“海啸”,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写论文变成了搞运动,学术论文大量重复,学术研究泡沫化倾向严重。” 《社会科学报》总编许明告诉记者: “现在的学术论文具有三大特性,即无用性、泡沫性、重复性,情况已经严重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学术腐败学术造假在中国至少存在上百年,然而,为什么惟独最近三十年学术造假学术腐败成为中国社会普遍流行风气和成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成名成家通道?因为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社会各界各个角落流传盛行一种金钱权力之上的社会文化潮流,人们为了追求个人的金钱权力地位,抛弃了一切做人的基本道德良知,不折手段不讲廉耻,不惜损害国家社会法律道德准则,只为谋取个人成名成家和升官发财。
  记者:论文抄袭事件发生后,对周祖德本人有无影响,比如行政方面的,院士评选方面的?宣传部:影响肯定是有的。但行政方面的还不清楚。对于论文抄袭,周校长确实是事先不知情的。目前教育部已在调查此事,结果还未出来。至于会否影响到他的院士评选,目前不好说。毕竟院士评选存在竞争。何况,这件事情已过去半年了,现在正是院士评选的关键时期,此时有人抖出,别有用心的可能性极大。
学术造假 谁来评定成焦点
  陈永江等人则当庭直斥“李连生和束鹏程造假”。陈永江老教授情绪激动,发言时甚至怒斥原告“起诉书也在造假”!3名被告表示,自己所指的“剽窃”并非“没有任何根据的污蔑”,而是有大量学术依据的。2005年12月,李连生获得的科技部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2007年他申报的一个教育部的科技进步一等奖都有很多疑点。其中,后者还因他们的举报,在公示期间被调查后撤掉。
是谁让学术造假的潜规则得以通行?
  “面对不端行为不做严肃处理,这是集体功利主义在作怪。”华中科技大学高等教育学博士生邵士权从事高校管理多年,他说,特别是知名学者出现不端行为时,一旦公开处理,人才必然流失;但正是有集体功利主义庇护,个人功利主义才拥有生存空间。当今可能很多大学为获取某些资源,会屈从于权势、权威,但大学不应这样,不论怎样,在惩治学术腐败的问题上,我们不能够有任何的屈从。
  知名学术打假人方舟子认为,西安交通大学的处理决定存在问题。“昨日看《焦点访谈》,校领导还在辩解,且问题反映也两年多了,学校是不是处理得太慢了?而一旦报道出来,今天上午就作出了处理,这又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经过了认真细致的调查?是不是得公布调查的情况,到底哪些方面造了假?这些都公布出来,才是负责任的调查和处理。”
  造假已经深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相应的打假也应跟随到每个角落。三鹿奶粉造假,董事长被判无期;“纸包子”假新闻事件的始作俑者訾北佳被判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1000元;陕西狱警帮犯人造假被判刑五年;造假酒的,造假药的,造假讨薪的……等等造假行为都受到法律的制裁,因为这些造假者无一例外的用虚假的东西骗取了真实的好处。
学术造假还毁掉了什么?
  如果说利益驱使假货横行早已泯灭了许多人的道德与良知,侵害了消费者的身体,那么学术造假,在让一些人获得虚伪与荣耀的同时,又毁掉的何止是一代人?也许在某些人看来,以八旬的高龄似乎不用再那么“刺头”、那么“愤怒”了,但是,正是这样一个或者一群老先生,怀着对桃李天下的百年名校的声誉的热爱与尊重才勇敢地站了出来,他们身上所体现的恰恰是许多“识时务”的人所丢弃的。
学术造假毁掉的不仅是一代人
  陈永江:央视《焦点访谈》在播出了此事后,学校有关方面迅速对我校原博士生导师、教授李连生的学术造假问题作出了严肃处理。这一事件给我们高校学术界所普遍存在的“论文浮夸风”给出了警示,在此,我也想向其他青年教授、科研人员提出一点建议: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科研和教学中去,靠弄虚作假来拼凑论文的做法是不会长久的,也不会真正取得学术上的成果。
  学术腐败层出不穷,学脉危如累卵。对学术界的腐败行为,教育部门应该要用重典,同时要全面制定惩处学术腐败的相关体系。对学术造假的学者教授,不仅要取消其学界职务,还要取消其作为教授的资格,要让其为造假付出沉重代价。惟其如此,才能震慑造假者的嚣张气焰,让其有所敬畏。同时,每一个学者不妨扪心自问,花了纳税人的钱,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做些什么?
  从2007年底到今年初,横跨四年历时两年多的学术造假事件,在媒体的一再追问下,在六位平均年龄70多岁的退休老教授不懈的举报下,历时两年多才终于有了个并不全面的结果。在这场持久的角力中,六位老教授坚守学术良知,才使造假事件渐渐掀开了遮羞布。也正因为还原学术真相如此不易,才让我们看到打击学术造假何其艰难。所谓难,并非难在对学术造假的认定上,而是难在是否愿意去核准认定上。今日学术之风败坏,学术生态恶化是一个绕不过去的死结。
劝阻揭发比学术造假更可怕
  最让笔者寒心的是,现在的高校已经弄虚作假成风,可对这样的不正常状况,大学的管理者不是兴利除弊,而是熟视无睹,甚至让大家不要“大惊小怪”,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吗?6位教授没有接受劝阻,对造假者持续举报,值得钦佩。但谁又能保证,更多造假学者能被举报、处罚?已被败坏的大学风气,还能挽回吗?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