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首页 | 教育频道 | 高考频道 | 留学频道 滚动新闻
2010成教自考助学机构网络联展  启政2011公考达人等你来  2010年高校招生大型现场咨询会  2010浙江省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 浙江在线高校战略合作全面启动
·《暑假,我的一天》图片日志大赛
·2010浙江推广普通话形象大使大赛
·2010浙江省高校招生录取时间安排
·2010《招办主任面对面》高考直播
·全国百所高校大学生青苹果计划
浙江省高校招生咨询热线  211院校招生咨询热线  2010浙江高考查分系统 2010浙江高考录取查询 全国重点网络媒体山东高校采风
浙江在线·教育频道
浙江在线·教育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教育频道 > 国内教育快讯 正文     
巴金远行 大师时代凋零
2010年08月16日     浙江在线·教育频道  http://edu.zjol.com.cn

  个例:作为大师存在的巴金,具有不同寻常的标高意义

  1904年出生的巴金,是一个对时代充满激情的人,他渴望伟大的变革,他有拯救人类的宏愿。从对家庭的背叛到期望通过文化的薪传改变旧中国,他一直未曾停止过努力。

  怜悯慈悲和火热激情相融合,造就了巴金独特的感染力和伟岸品格。有人说,巴金是一个单纯的人,一个纯粹的人,这些都是他的人格表象,他是一个怀有大爱的人,有憎恶才有悲悯,爱恨交织在一起,无所不及的爱与叵测常变的世道,铸造了他复杂的心境。既对人类充满希望,又害怕这希望的幻灭。

  然而,现在的年轻人的记忆里,又有多少大师和他那个时代的财富留存着?在长达七十年的创作生涯里,巴金为我们贡献了《灭亡》,爱情三部曲《雾》、《雨》、《电》,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以及《憩园》、《寒夜》等杰作,留给我们数不清的译文。晚年的《随想录》等系列怀旧文章,更是把他大彻大悟后的心境留给了我们。

  从1977年以来,他一直是文坛的重心所在。从发表《一封信》重现文坛,到《随想录》提倡说真话震撼人心,他在文坛和整个社会的开放进步中起着火把的作用,他呼吁建立“文革博物馆”的倡议,呼吁并身体力行建立现代文学馆的举动,正体现了他心中文学和人生的双重含义。

  为文学,也为人生。正是他一生的写照。在自己的创作之余,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文学刊物的编辑之中,诸多新人被他推上文坛。他主办的杂志成为20世纪中国文学的档案馆,延续至今的《收获》杂志,更是中国当代文学杰作的摇篮,而且是作家和文学的标高。

  巴金很早就被人称为文学大师,他曾经真诚地说,自己的创作没有技巧,自己只是一个写作者罢了。但随着年事渐高,大师之声日渐其盛,他却再也不能出来制止了。在他身上,文学和人生都已经完成,一直作为五四那个时代见证人的巴金先生的逝世,使我们真切地感受到分离的痛苦。

  探讨:大师是怎样产生的?我们应思考怎样不拘一格培养人才

  对于大师凋零,对于那个时代所塑造的社会担当者的离去,感慨之余我们应更多地思考,如何为未来的大师提供好的土壤和空气,如何不拘一格培养人才,这或许是对远去的大师们最好的慰藉。

  如果回忆一下,我们会发现,去年以来辞世的大师们还有:

  张岱年,著名哲学家、国学大师、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早在1936年,张岱年就完成了他的名著《中国哲学大纲》。他是当代中国哲学研究最有威望和成就的大师。张岱年于2004年4月24日逝世,享年95岁。

  董辅礽,中国当代著名的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武汉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瞩目的研究成就使他得到了“一代经济学大师”的美誉。2004年7月30日,董辅礽在美国病逝,享年77岁。

  陈省身,20世纪世界级的几何学家。他在整体微分几何上的卓越贡献,影响了整个数学的发展,被杨振宁誉为继欧几里德、高斯、黎曼、嘉当之后又一里程碑式的人物。2004年12月3日逝世,享年93岁。

  费孝通,享誉海内外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中国现代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创始人。费孝通在社会科学研究事业上的卓越成就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国际声誉。费孝通于2005年4月24日逝世,享年95岁。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认为,我们现在的大师大都产生于百年前的清末民初。“那个时代恰逢传统文化价值体系瓦解和西方文化的巨大冲击,正是在东西方文化的激荡中,产生了一代伟大的学人。”像梁启超、王国维、梁漱溟、章太炎等等,均是这一时期产生的大师。而启功先生、张岱年先生这一代,则是20世纪大师的遗影。

  刘梦溪列举了中国历史上几个产生大师的重要时代。一是晚周时期,即春秋战国时期。这是诸子百家争鸣的时期,而中国第一批思想家在那个时代涌现。二是明末清初,那个时期中国又有一批大思想家出现。比如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等。三是清末民初。刘梦溪将这三个阶段称之为“晚周、晚明、晚清,三晚。”

  为什么“三晚”时期能够产生那么多的大师?显然不是因为那时候人们的教育更从容、文化延续更顺畅,而是因为在那时候诸多的框架已经被打破,失去了对文化、对思考的钳制力量。因而虽然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仍然能够产生了大批思想家———即那些至今仍在被我们景仰着的大师。

  现在的教育、学术界往往用量化标准来衡量学术成就。当年北京师范大学的老校长陈垣把身为辅仁中学国文教师的启功带到师大,最终成就一代大师,如果放到现在,只有中学学历的启先生恐怕很难登上大学讲坛。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葛剑雄教授指出,要成就一位大师,除了天赋、受教育程度和工作态度等个人因素外,也需要良好的客观条件和环境。遗憾的是,很少有人能同时兼具这诸多要素,惟其如此,大师的出现从来就是凤毛麟角。社会的物质条件可以逐步积累,并且一定是越来越进步,人文条件却并不必然如此。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很可能看不到下一位大师的出现。葛剑雄认为,自己这一代中年学者在求学过程中恰逢各种运动此起彼伏,这是“先天不足”,而在治学过程中又曾受到各种不正确观念的影响,走过一些弯路。至于年轻一代学者,他们的父母则往往无法给予他们足够的传统文化涵养。

  葛剑雄指出,我们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种极端观念流行。我们往往过于强调竞争,却忽视了对个体的人格塑造和全面陶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但葛剑雄同时也强调,费孝通这样的大师成长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那时我国的很多学科还处于初创阶段,客观上使他们能够在年轻时就占据学术高地,这是时代所赋予的特殊条件。而在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各学科的学术水平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位学者即使有启功那样的水平,也不太可能再拥有那样的绝对权威。从这个角度说,学者个人可能很难超越已经远去的大师们,但学术水平的整体提升仍然不可抹煞。葛剑雄表示,大师已经为学界和社会贡献良多,似乎不应再向他们索取些什么,但希望仍健在的大师们能将学养尽可能传输给年轻一代的学者,毕竟,这是国家和民族弥足珍贵的瑰宝。

  期待:大师的出现需要时间验证,它不是开会评出来的

  大师远行,令人伤感。在我这普通的外行人看来,这种黯然伤怀来自于大师本身具有的艺术地标性价值。这一点恰如迎客松之于黄山,园林之于苏州,标志着那个领域鲜明的风格。一旦这地标倒下时,这一领域与众不同的特色也就越来越趋于模糊。因此大师之后,如何把大师的衣钵传承不绝是永久的话题。

  这时就会自然产生两种观点。其一认为没有大师的时代,并非是个让人悲观的时代。或许正相反,这正孕育着一个超越前辈、英雄辈出的时代。因为没有了大师,年轻一辈何妨放开手脚,不为门第所限,博采众家之长,最终标新立异。实际上,一代代大师也是这样产生的。

  其二是:尽管不悲观,但没有大师的时代,终究是一个让人觉得平淡乏味的时代,大师的出现令人期待。但《现代汉语词典》对“大师”一词有解:“对有很高成就的学者或艺术家的尊称。”此解释认为“大师”的要素有两个,一是成就过人,二是受人尊敬。它的意思是说,没有大师急不得,毕竟它不是自封的,不是包装出来的,不是开会评出来的,是一个长期苦修艺术技艺的人在他人的心里渐渐形成的。

  这样的思考都是有益的。然而,我们还应该看到:“大师”之形成之发现,往往有一种滞后效应,“(文化的)创造不必定在当时此地发生结果。所以有在此时创造,到几百年后才看见结果的。例如孔子的创造力,到汉以后才表现;亦有在此处创造,结果不见于此处而见于彼处者……”———这是梁启超先生在1922年就发表过的洞见。总之,当前时代到底还会不会造就出“大师”,或许是一个有待时间验证的问题。



版权和免责声明
凡注有"浙江在线·教育频道"或电头为"浙江在线·教育频道"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教育频道",并保留"浙江在线·教育频道"的电头。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输入答案:
  相关稿件
·高考还要扼杀多少大师?
·钱伟长的教育“遗嘱” 大师刺痛了现实
·大师与大众
·“大师焦虑症”弥漫 为何大师之后无大师?
  教育直播间 更多 
  图说教育 更多 
“五四”火炬代代传
“五四”火炬代代传
低碳艺术品扮靓校园
低碳艺术品扮靓校园
小学生渴望告别
小学生渴望告别"粥瓶"午餐
童心画扇面
童心画扇面
主编:曹漪洁
电话:0571-85310383
责编:裘竹如
电话:0571-85310383
编辑兼设计:何俊
电话:0571-85310597
记者:王琴 江南
电话:0571-85311067
策划:吴文建
广告联系电话:0571-85310982
战略合作推广:郭认可
传真:0571-85195207 85311067
欢迎教育机构、媒体、高校、出版社联系合作!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 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 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1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216-0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10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21号 |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浙卫网审[2012]19号
工信部备案号:浙B2-20080242-1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057号

网站简介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