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观察(46期):为何大师之后无大师?(浙江在线·教育频道出品)
在线首页 | 教育频道 | 留学频道 | 考试频道  
 
“大师焦虑症”弥漫 为何大师之后无大师?
  近年来,随着钱学森、季羡林、吴冠中、钱伟长等科学文化大师驾鹤西去,一种“大师焦虑症”弥漫中国。人们追问,为什么在今天这样一个中华民族正在经历伟大复兴的时代里,能够与前辈比肩而立的新一代大师却千呼万唤出不来?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这个时代还出不了大师,但这是一个孕育大师的时代
  这是一个矛盾的时代,新的社会格局尚未固定,新的游戏规则尚未达成公允,我们试图摸索其中的规律。在此过程中,这个时代有没有大师,能否有大师,为何没有大师的讨论一直没有中断过。
钱易:我也在反思,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级人物
  她的父亲是国学大师钱穆,她的堂兄是刚刚逝世的钱伟长,她本人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说,她也时时在思考“钱学森之问”。“回顾清华的历史,可以列出很多文科和理工科方面的大家,但现在这样高水平的人物已经不多了。现在可以列出来很多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但跟那个时代的大师比,还是差了一个档次。我也在反思,为什么现在培养不出大师级人物?”
 
·注定只能在没有大师的时代里摸索
·李明伟:中国到了缺少大师的时代
·不出大师不怪你 扼杀大师你有罪
·高考还要扼杀多少大师?
·大师与大众
大师不是计划出来的
  大师不是计划出来的,诺贝尔奖不是靠拔苗助长规划出来的,大师是自然地成长起来的;必须通过优化成才环境,才可能有大师涌现;必须实现东西方文化的结合。努力汲取我国古代教育和现代西方教育的先进理念,结合实际,为我所用。
总有一些大师在静默中生长
  大师在哪?大师不在霓裳羽衣的舞台上,不在钻营逢迎的仕途上,不在争抢状元的形象工程里。游走江湖的不是大师,是骗子,真正的大师一定在凡人目力所不及的地方,在离经叛道不通世情的迂腐里,克难前行,坚韧进取,静静地修炼与成长。在没有权术与功利的地方,一定会有大师在静默生长!
与其争抢状元不如争造大师
  当北大、清华争抢状元,甚至不惜大玩数字游戏的时候,此时的这两所中国最著名的高校,俨然已经是两位很儒雅的商人,他们在做的,不是争着发布这么多年来培养出了多少社会公认的大师以及人才,而是一笔比较急功近利的买卖而已。
逝去的不仅是大师 一个学术时代是否终结
  一切形式上的告别终将落幕。两位先生均以高寿辞世,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后人应该抱以哀而不伤的态度,然而,当一种精神也可能随之消逝的时候,却难免令人感到凄怆与忧虑。培育和葆养一个能够孕育大师的学术土壤,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否则,逝去的将不仅仅是大师而已。
逝去的大师和失落的文化:纪念是为了反思当下
  今天的中国老百姓并没有漠视文化的重要性,相反,他们的内心依然将文化视为社会的高标元素,期待文化能够引领时代精神。人们站在大师的背影之后,希望抓住和留下更多。其中的意义绝不仅仅是对故去者的怀念,更多的期许是今天的反思以及为未来存续种子。
20世纪最后的大师离去 官僚精神彻底取代大学精神
  人们对老人的追捧,证明了季羡林在当今中国文化界高山仰止的地位。人们悼念季羡林,也是在悼念渐行渐远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季羡林逝世,20世纪的学术余音从此不再绕梁。在我看来,他的学问与人品都属于20世纪上半世纪。如今斯人已逝,那个时代最后的精气神也随之消散。
钱伟长的教育“遗嘱” 大师刺痛了现实
  如果说“洋务运动”和“革命”是中国最早两代留学生的关键词,那么“三钱”先后离去,他们所代表的那个以“科技强国梦”为特征的第三代中国留学生时代也渐渐远去。“我们投了那么多钱,在为外国大学培养预科。”戴世强说,“先别问留下了什么,首先得先留下来。”
告别大师的时代,我们都成了孤独的孩子
  大师,不仅站上了学识的金字塔顶,更站上了人格的珠穆朗玛峰。感动我们的大师是努力“下蛋”而拒绝被访的钱钟书,是信奉“说真话”的巴金,也是“多做实事,不说空话”的季羡林。他们都有一种超越了文化本身的力量。
大师时代早已终结
  当今中国社会,似乎也还不是产生大师的时代,一则不断的折腾,造成了文化断裂和思想、学术以及精神资源的匮乏,二则造就大师的人格还相当匮乏。这是一个连常识都可能要拿命去博的时代,至多只是个为将来产生大师打基础、做准备的时代。
缺乏大师的时代or制造大师的时代?
  没有任何预兆,“国学大师”突然成为了近期互联网上争论热烈的一个关键词。缘起百度公司近日参与主办的“我心目中的国学大师”评选活动,网友们援引北大季羡林教授也不敢妄称自己为“大师”的例子,纷纷质疑:我们的时代到底有没有大师的存在?
“制造大师毁灭大师”是国人生活的一部分?
  只有狂热的情绪,没有相对鉴定的价值信仰,每个人的精神都如水上浮萍。今天是张悟本,明天是李一,后天又会是谁呢?有人说,道长李一倒了,偶像的黄昏还没到。只要我们的精神还如漂浮的浮萍,明天的生活里依然可能有新的大师被制造出来。
学术生态失衡:让“大学精神”蒙羞
  冷静下来的人们已经开始思考:为什么一直以来被看作净土的大学校园屡屡出现作假事件?为什么严肃而神圣的学术成果公然地被某些人窃取用以谋求学术以外的东西?而作为学术成果裁判者的某些领导竟然还会认为“目前学术界造假舞弊现象很普遍,不必大惊小怪”?
消除学术功利主义 遏制学术造假之风
  我们这个社会光有一个方舟子远远不够,光有人站出来揭发假论文、假文凭、假职称和假成果等学术造假也远远不够,对学术造假零容忍必须有立法跟进,必须像香港以零容忍的态度对替考行为那样对学术造假者究以刑责。
对学术造假两年才处理 校方称“需要一个过程”
  近年来,学术造假事件屡有发生,西安交大长江学者造假事件并不是单纯的个案。在记者采访中,几位老教授不无忧虑地说,近年来学术造假、学术腐败现象在高校有愈演愈烈之势,如果不加以阻止和遏制,将会对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高等教育的健康发展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