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观察(46):南方科大窘境:去行政化之难(浙江在线·教育频道出品)
在线首页 | 教育频道 | 留学频道 | 考试频道  
 
南方科大难产只怪朱校长忽视“国情”
深圳市几年前大张旗鼓全球招募校长,要在南中国建一所去行政化的大学,一时被很多人寄予厚望。从中国科大校长任上退休的朱清时先生,怀揣未竟之梦想接过聘书,谁都以为这事一定很顺当。因为有这么一位资深的大学校长,而且是在得改革风气之先的深圳,更有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这事办不好才叫奇怪。
  在中国大学校长都是上级任命的情况下,深圳全球“海选”选中了朱清时做创校校长,这种“去行政化”的试验性为人所称道。然而,现实就像《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的台词一样凄凉无奈——“猜得中开头,却猜不到结局”,一场“去行政化”高教试验,终究还是为“行政化”所累。
  说实话,筹备三年有余,教师选好了,地皮也给了,却迟迟未获“准生证”,南科大如此境遇让人始料未及。都知道,“去行政化”是朱清时一直坚持的办学理念,社会各界也对“去行政化”的南科大寄予厚望。多数人相信,深圳这个素以敢闯敢试而闻名的城市,一定能在高等教育方面探出新路——事实上,深圳官方也对襁褓中的南科大表现出较高期望,多次强调建设南科大对深圳市的重要性,并声明对南科大可以“特事特办”。
南方科大的困境是改革困境缩影
  南方科大,“去行政化”的办学口号曾引发无数人的期待,选了曾炮轰过大学行政化的中科大前校长朱清时为校长,更让人眼前一亮。原以为学校都可以招生了,没想到《人民日报》20日的报道透露出这样的信息:虽然南方科大筹办已长达3年零6个月,但至今仍未获批复。而今日媒体的最新报道也只是称获教育部批准筹办而非正式创办。有雄心打破行政化的南方科大,还未出生就被行政化来了个“下马威”。
南方科大,是教育特区还是“鲇鱼”
  要实现50%以上师资来自海外的预期,对于内、外两类人才之间的薪资如何区分和浮动,怎样避免目前高校人才引进中尴尬的二元体制;破除了行政化之后,要实现大学的高效、持久管理,究竟需要遵循什么样的治理原则和制度框架;在当代中国社会的大背景下,“教授治校”是否就能做到公平、理性、有效,成为打造一流大学、实现教育改革理想的一剂灵丹妙药?
  在长达三年零六个月的筹建、南下履职一年零一个月之后,朱清时、南方科大、深圳,乃至关注中国高教改革的人,此时此刻,有一种“大戏开场”的激动。来自南方科技大学的筹建进展,被解读为“释放了中国高教改革的积极信号”。这所被教育部领导寄望为中国高校改革探路的新型大学,想探出一条什么样的路?对正在急于寻求突破与改革的中国高校来说,它会是一条期望中的“鲶鱼”吗?
  以“去行政化”为突破口、以改革学科设置为抓手、以“教授治校”创建一套现代大学制度——显然,像南方科技大学这样一所新型大学的出现,将会给正急于寻求突破的国内高校带来强烈冲击。这也注定了,其探路过程,既需要锐意创新,又必须小心谨慎。朱清时校长到位后展开“治校”的这13个月,其“鲶鱼效应”,却显出了“正和博弈”的积极效果。
支持南方科大“隔离”于外部的行政化
  作为特区的深圳,还有相关教育部门,如果真有改革的意愿,就要给南方科大更大的支持和空间,使其“隔离”于外部的行政化。要充分保障大学管理的自主权,直至以立法形式,确立大学章程,使之真正免于行政化之累。还未出生就备受关注,筹备3年的南方科技大学已经开始了人员招聘、校园建设,但因为迟迟未得到教育部门批准,招生工作被迫推迟,今年开学的计划,也已经不可能。在筹建过程中,这所以“去行政化”为目标的大学,也饱受“行政化”之苦,甚至要买一台办公电脑都很费事,需要两个月左右时间“走程序”。
南科大“大戏”,何时才能唱得响亮
  因国际化办学理念和“教授治校”模式一直备受外界关注的南方科技大学,校园建设9月30日正式开工。校长朱清时更有一种“大戏开场”的激动。然而,南科大筹办3年半时间,仍未获教育部正式批复,且频遭“行政化”烦恼。高校去行政化的题中之义,并非仅指高校内部办学体制去行政化,切实由教授治校,还包括在外部运行机制上去行政化,即政府要充分赋予高校办学自主权。在做好科学精确经费预算的前提下,完全由高校自己决定钱该怎么花、事该怎么办。只有内部实现教授治学,外部又与行政权力保持一定距离,如此高校才能逐渐进入办学佳境,大师和人才才会喷涌而出。
  一所备受瞩目的大学筹办3年还拿不到“准生证”,究竟卡在哪儿?而《人民日报》的这篇报道语焉不详,大致是根据规定,高等学校的设置必须从大专开始,然后是学院、大学,要按部就班地发展,然后再申请博士点,十年、二十年才能成为研究型大学。也就是说,南科大的目标定位从一开始就突破了“规定”,让教育部感到为难了。
  大学在这种强加的行政化的影响下逐渐形成对行政的依赖才是问题的关键,在舆论教育改革的呼声面前,不少学校还在抱残守缺。校长们所烦扰的根本不是行政化所带来的校长之累和学术之偏,而是去行政化之后大学行政地位的降低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且不论对校长本身社会地位所能产生的影响,在高校科研资金严重依赖国家财政的现实约束之下,行政地位的高低轻重确实影响大学校长“挖人”和“讨钱”的行动,在食粮受到财政体制约束的当下,大学能够这么容易断奶吗?
南方科大开始全球招聘 校园建设正式开工
  南方科技大学筹建工作进展如何,一直是深圳市民乃至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南方科大第一批行政、教辅岗位招聘正在进行,面向全球招募副教授以上级别的教师、高级管理人员和高级工程师的工作也已经开始;课程设置、教室安排都已准备就绪,一旦获批马上就能招生。已筹建三年多的南方科技大学,已经进入了建校的最后冲刺阶段。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