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0571) 85310597 报料QQ:137157382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教育频道 > 教育即时报 > 综合 正文
四川少年捏造连环谎言杀害父亲 为圆谎曾发帖咨询
2014-09-17 09:00:33  来源: 成都商报   李继成 记者 梁梁  编辑: 成竞

  热爱体育和黄家驹

  因未给行乞者一块钱而不安

  其实,张文的内心是丰富的。

  他热爱体育,初中时身高1米74,常参与NBA比赛的讨论,关注拳击比赛,尤其喜欢泰森。他最喜欢的明星是黄家驹,经常会在BEYOND乐队的讨论帖下灌水。

  在“全能神”邪教徒在快餐厅行凶的讨论中,张文说:“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如果每个人都怕,国将不国。”

  他也会在网上分享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人生感想:“前几天下着小雨,我在街上遇到一老人,可怜地对我说兄弟给我一块钱嘛。我生病了。理都没理他就走了。走着走着回想起那老人蛮可怜的。回到家想起这事内心难安。今天遇到,管他是不是骗子。当行个善。”

  专门有个小号

  求助放假补课等信息

  每天按时“上学”“放学”,对学校的情况和分数也了如指掌。在家人看来,这是张文能成功瞒学3年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是如何做到的?其实在张文的另一个百度贴吧小号上,能找到答案。

  2013年11月,张文开始用小账号发帖,小账号发布的15条帖子都在巴中五中和巴中六中的贴吧中。“五中高三有月假吗?”“高三寒假要补课的吧?”“补课期间要上早晚自习不?”在这些帖子中,张文表示自己是一名高二的学生,希望可以提前了解到高三的学习生活。通过回帖,张文似乎努力做到了自己的“上学”规律与五中的高三学习时间一致。而这些信息,与家人汇报的学习情况一一对应。

  曾发帖询问:

  怎样自杀痛苦才最小

  “迷途的羔羊,只有默默流泪。”张文在高考前夕如此说。

  6月7日高考那天,张文写道:“三年一梦,一梦三年。高三是一部传奇的小说,叙述着悲欢离合。”他时刻关注着高考的进展:“还是我们四川的作文好写些。”

  6月8日,在高考的第二日,张文像往常一样大量发帖,但有一条帖子隐藏在讨论玄幻小说的网帖之中:“怎样自杀痛苦才会最小?直接就死了还痛苦个啥?”

  随后,张文的搜索历史记录显示了这样一条内容:“巴中哪有卖管制刀具?”在父亲看来,这刀便是杀向自己的那把刀。

  除了自杀,张文也想过把谎言继续下去。在分数公布后,张文曾在网上发帖求助“494分能读四川某某学院吗?”

  直到事发当晚,张文在网上最后的搜索记录是“贴在墙上办假证的那些是真的吗?外地租房子需要什么证件?”到最后,他都还在求助网友,想要继续圆谎。张勇说,直到谎言无法继续,儿子本来准备用来自杀的刀,指向了亲人。

  “我不恨我娃儿,这3年他天天圆谎过得辛苦”

  父子交流很少

  父亲自责对他关心不够

  当张文撒下第一个谎

  就不得不用更多谎去圆

  8月27日晚上,家人为他办“升学宴”,张文在家人催促下回到家,面对父亲要看录取通知书的要求,再也无法圆谎的他,对父亲和奶奶拔刀相向,随后坠楼身亡。

  前日,从医院ICU转入普通病房养伤的父亲张勇,得知儿子的真实经历后,十分钟之内没有说一句话。随后,瞪大了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恨我娃儿,这3年他天天圆谎过得辛苦。”说完之后,眼泪喷涌而出:“我只恨我和他妈妈做得不好,对他的关心不够。”

  每个早上的7点半左右,张勇值夜班下班的时间,正是张文去“上学”的时间。张勇说,儿子都是闹钟一响就起床,从不“迟到”。通常是一个进门一个出门,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每个中午,父亲下班回家吃午饭的时间会再次和儿子重合。在饭桌上,父子二人很少交流,偶尔张勇会批评儿子吃饭耍手机。有时,张文就跟爸爸主动说起学校要补课,补课费是多少。这些“像模像样”的信息,更让张勇对儿子无一丝怀疑。

  这三年里,张勇从未去开过学校的家长会,因为张勇觉得“初中时,给娃娃开过一次家长会,班主任并没有针对张文说啥子。”

  家里没有一本娃娃上高中的学习资料,对此张勇也有疑问,张文解释道:“书太重了,都放在教室。”这些话,他也相信了。

  张文和家人

  奶奶接触最多交流仅限饮食起居

  奶奶照顾张文的生活,是接触最多的人。每日在家做好三餐,对孙子呵护有加,但奶奶年岁已高,不会手机等电子类产品,对于张文的网络世界更是一无所知。交流仅限于饮食起居,对于他喜爱的游戏和运动及心理活动无从涉及。

  爸爸早出晚归内向不擅沟通

  爸爸一直在巴中的其他小区当保安,早出晚归,每月1000多元工资,但仍努力撑起一个家。虽在儿子身边,但父亲的性格较为内敛,父子彼此不擅沟通。对儿子没有过多要求,会叮嘱孩子多运动少耍手机,为了防止儿子沉迷网络,一直未在家中安装电脑。对儿子的真实生活状态不了解,对儿子属于“放养”状态,认为不应过于拘束男娃娃,遭到儿子拒绝后,未陪其去学校报到,未接送孩子上学。

  妈妈在外打工每月打一次电话

  由于家庭经济压力,妈妈早在张文读初中时,就外出打工,一直持续至悲剧发生后。平时与儿子的联络,大多依靠电话,每月都会进行1次通话,但是每次通话时间都不长。重点鼓励儿子好好学习吃好穿暖,每次孩子说缺钱,会及时的打钱,生怕孩子过得不好。

  姐姐考上大学是榜样但接触不多

  在张文上初中时,姐姐就去了外地读大学,随后在成都工作,直到今年才返回巴中准备婚嫁。姐姐大学毕业于工程类专业,似乎是张文的理想中前进榜样,此次张文虚构的“大学录取专业”就是与姐姐当年就读院校相近的工程类专业。但张文并未添加姐姐的QQ和微信,接触不多。

  
分享到: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 总监:徐嫣嫣

    联系电话:0571-85311767

  • 副总监:朱戈倩

    联系电话:0571-85311053

  • 总监助理:成竞

    联系电话:0571-85311750

  • 内容主管:陈丽丽

    联系电话:0571-85310597

  • 活动主管:高明

    联系电话:0571-85311053

  • 记者:吴俏婧

    联系电话:0571-85311067

  • 记者:蒋立

    联系电话:0571-85310597

  • 记者:陈彩燕

    联系电话:0571-85311029

  • 记者:吴晓婷

    联系电话:0571-85311029

  • 记者:原野

    联系电话:0571-85311029

  • 记者:董诗梦

    联系电话:0571-85310982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