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亲子 | 小记者 | 高考  
 
中国美术学院 王田田

  王田田,男,汉族,1984年12月生,浙江黄岩人,团员,中国美院建筑艺术学院在读研究生。师从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教授,心怀乡土,关注社会,深入五十多个村落调研寻访,用艺术的方式投身美丽乡村建设,用实际行动探索中国式乡村的发展路径,筑梦乡村复兴。

  梦萦建筑

  多年以前,西子湖畔,王澍老师为我们上了第一堂建筑课,在孤山上的西泠印社,吴山上的民居聚落、象山下的美院象山校园……,老师现场授课,这堂课让我看到了真实而鲜活的建筑现场,根植下了我对建筑专业的热爱和梦想,也让我暗自下定决心要跟随王澍老师继续学习、深造。毕业北漂三年后,为了实现最初的梦想,我毅然放弃工作,回到杭州备考硕士研究生,虽然第一年失利,但仍然没有放弃,最终如愿,师从普利兹克奖得主王澍老师,梦想起航。

  心怀乡土

  中国的乡村一直带有某种乌托邦的气质,是文人退隐之地,是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理想之所。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以梁漱溟先生为代表的一批有识之士发起了著名的“乡村建设运动”,梁先生认为,中国社会是“以乡村为基础,并以乡村为主体的”,而如今的农村变得日渐富裕的同时,也存在着如乡村文化的逐渐丧失,人口减少等一系列问题,乡村的建设和发展处在矛盾的探索阶段。面临这样一个现状,在导师王澍教授的指导下,延续梁先生的步伐,我将研究生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江浙地区乡村的调研和设计实践中,试图以建筑的角度深入社会,以学院的方式对社会做出一定的贡献。

  在校期间,我带队与同学们一同对宁波、富阳、临安等地的村落进行了寻访、调研、测绘,我们的脚步踏遍了浙江省内近五十个村落,调研对象不仅仅局限在相对有名或者特征明显的村落,而是延伸至更具普遍性的江浙村落,针对它们进行了大量地、深入地调研。为了避免概念式的、空洞的调研,我们对每个村落、每一栋建筑都进行了详实的记录、测绘,询问每一个住户的居住情况,以求获得村落现状的第一手资料。通过长期、广泛深入的乡村调研,我看到了一个个鲜活的江浙乡村:一方面,随着大面积兴起的农村小洋房,村民的生活水平、生活条件和城市相差无几,另一方面,千年积累的乡村文明、乡村聚落正在快速衰落,老村落要么因为原有居住人口的迁徙而遭到废弃,要么因为新建的需要被快速拆除,常常是间隔一个星期再去现场,就会发现有老房子被拆除。这些导致了乡村原有的整体性渐渐被瓦解,在风水理念下的乡村与自然的和谐关系渐渐丧失。眼看到乡村——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呈现方式,正在被盲目、快速的“现代化建设”所蚕食、逼退,我的心里涌动着说不出的滋味。传统的建筑,是以天人相合的姿态呈现,而作为本土的建筑师,更应该心怀乡土。思路,逐渐清晰,梦想,有了落脚点。

  实践创新

  梦想,不会停留在图纸上。在潜心专业研修的过程中,我注重实践,立足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立足乡土,参与并开展了一系列创作实践,带着调研中发现的问题和困惑,投身到真实的乡村建设中。

  1、2014-2015年,作为研究生项目小组组长我参与了由王澍教授主持的中国美术学院与浙江省建设厅签署乡村规划战略合作协议《新型城市化背景下双美浙江乡村建筑试点工程》。

  2、2014年,我参与了浙江省“美丽宜居”优秀村居方案设计竞赛,作品“田园村居”经过专家评审和群众投票,获得竞赛一等奖,该奖项的分量相当于省钱江杯(优秀勘察设计)奖(注:浙江省“钱江杯”被业内称为浙江省建筑设计最高奖)。作品还参与了“美丽宜居”村居方案设计作品展,该展览和竞赛活动得到了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强先生的盛赞。在这次竞赛中,我选择了调研过数次的村落富阳市双溪坞作为设计场地,村落的传统住宅结合地形与自然和谐共处,但由于年久失修多被废弃,新村以小别墅的模式快速往外扩建,过程中与自然的共处关系逐渐丧失。

  我的设计旨在恢复乡村建筑与自然的和谐关系,以己之力试图改变现有的新村发展模式,恢复新村和老村的联系。由于村落背山面田,我设计了一种顺应地形的仿佛生长在梯田之上的新型村居类型,同时又借鉴了江南村落普遍采用的重檐屋顶,设计了新型的三重檐系统以适应地形,冬暖夏凉。我希望以建筑的方式,重建村民对自身文化的自信,留住大量离乡的村民,只有村民的回归才是乡村复兴的要旨。

  3、2013年,我带领团队参与“自然的建造”——浙江省富阳市青少年宫整体概念设计竞赛,作品“真趣园”获该竞赛三等奖。

  该项目地处富阳市城乡结合处,周围将与短期内建成高层的住宅区和相应的公共建筑,我们的设计试图以村落式的低矮的模式设计亲近孩子尺度的学习活动场所,以抵制高层模式所带来的冷漠的远离自然的一系列弊端。设计以散点状教室分布,以片墙和游廊连接,大型公共功能设计成半地下室,屋顶留出大面积的活动空间,在场地中设置的两座5、6层高的塔型建筑是少年宫的最高点。少年宫整体如同一个大村落,也似一座游乐园,希望孩子们可以在这样的小型聚落中茁壮成长。

  江南园林,是中国文人的另一种乌托邦,它寄托了文人对人生的思考和对宇宙的认识,是中国艺术的集大成。由于个人的兴趣和导师的影响,中国园林也是我尝试探索的重要课题。

  1、2015年,我的空间装置作品“云梯”参与了由VDS与半野艺术家地图项目(BAM)携办的艺术家群展“比喻和天国”。在看似简洁装置外表内藏了一串纡回曲折的楼梯,观展者进入这个作品就如同进入了一个垂直的迷宫,一座几何化的假山。

  2、2013年,我参加了上海Moca当代艺术中心“存在”——青年艺术家展。作为合作建筑师,我设计了展览空间作品——“塔园”,在展场中搭建了一座高八米的木塔,将园林中的观景方式转换为展厅中的观画方式,将抽象的游廊、水池、高塔转换为展览中的观画装置,观画如游园,引起了不同专业观众的广泛兴趣。

  3、本科毕业论文《经营笔画和经营山水》获系优秀毕业论文,并发表于《城市空间设计》杂志第一期。

  服务社会

  研究生入校前我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参与了大量的建筑设计实践,其中,参与了北京艺术家村落宋庄的数个艺术家工作室、住宅及美术馆的建筑方案策划和施工设计,积累了一定的实践能力。

  我积极参与公益事业,2008年汶川地震,作为工作室的项目负责人,我带领团队无偿地为在地震中遭到破坏的甘肃东裕口小学设计新校园方案,希望能以一己之力服务灾区。在设计方案中,外围采取了合院式设计方案,使学校看起来像一个大家庭一样充满集体生活的氛围,希望建筑为经历过地震创伤的孩子们提供安全感;学校内部,教室以散点式布局,希望以这样的格局为充满童真的孩子们提供灵活多变的活动场所。总的来说,希望通过我的设计,能让灾后的孩子们可以在其中继续安心快乐地学习,弥补内心的创伤。

  建筑学专业的魅力,对我而言,它不仅可以探讨纯粹的艺术甚至人生的问题,如园林营造。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介入到现实深处,如乡村建设,如社会服务。我不停地在这两者之间穿行,同时,我也渐渐明晰了我的方向,在我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我将勇敢坚守梦想,坚持以建筑的方式介入社会发展,以艺术的方式服务中国美丽乡村建设。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