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亲子 | 小记者 | 高考  
 
温州医科大学 庄成乐

  庄成乐,一个平凡朴实的医科大学生,内心却有一个不平凡的梦想,做一个不只是会开刀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希望能在医学的发展历程上留下自己的足迹。他认为外科医生除了要学会做手术外,更应该学会将临床实践与科学研究相结合,为推动医学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做一个会思考的医学生”

  “要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出色的外科医生!”所以他毅然在高考志愿表上写下温州医科大学,经过五年本科的学习,他作为一个医学生开始发光发彩。在校期间多次获得一、二等奖学金,此外,还积极参加学校的杏林志愿者服务队的社会实践活动,获得了校优秀学生干部、校三好学生、先进工作个人、社会实践先进个人等荣誉。

  大五那一年,基于他扎实的基本功和熟练的英语口语,被学校外派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实习。在这个高手云集的医院里,他不仅学到了临床上的知识,更注重思考探究临床中碰到的问题。一次,他和众多浙大的实习生跟随一位资深的老教授查房,在教授翻阅了他写的病程记录后,拍着他的肩膀对在场的其他实习生说:“这位同学虽然是温医五年制的学生,但我从他写的病程记录里面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很会思考的学生,这点很值得你们七年制的同学学习。”这让他深受鼓舞,作为一名外校生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浙大教授的高度认可与尊重。也更加坚定了他将来要当一个“会思考,会科研的出色外科医生”的梦想。

  “病人是我科研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庄成乐以优异的成绩从温医毕业,成为了温州市中心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在外科临床中,善于发现和思考的习惯让他看到腹部大手术的病人,术后康复时间特别长,不仅加重了病人经济和精神上的负担,也不利于医疗资源的高效利用。怎样才能加快病人的术后康复过程呢?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为此,他选择了成为一名研究生,师从温州医科大学余震教授。重返母校,在导师的指导下,他开始研究如何缩短术后康复时间的问题。

  作为一名外科学研究生,除了基础实验,庄成乐还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医院里进行临床实践。他发现对于腹部外科大手术的病人来说,术后疲劳是影响术后康复的重要因素。面对这个问题,庄成乐在和导师的讨论中,大胆提出假设:“对于临床上的病人,有没有办法在术后疲劳发生之前,就对它进行预测,从而更有效的防治术后疲劳呢?”在导师的指导下,他开展了这项临床研究。为了反映病人术后疲劳的变化趋势,需要记录每位病人每一天的临床资料,于是半年多时间,不管节假日还是双休,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寒冬酷暑,他每天比上班时间提早1个小时到医院,收集每位病人的临床资料。经常收集、整理数据到深夜,就直接睡在医院的值班室,第二天继续工作。最终通过统计分析后发现,术前营养不良和高龄是发生术后疲劳的独立危险因素,该研究成果发表在美国外科学权威SCI期刊《外科研究杂志》上。

  在证实老年病人容易发生术后疲劳的结论后,庄成乐开始在实验室研究老年个体发生术后疲劳的具体分子机制,在实验中他碰到了很多困难。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庄成乐自信又乐观的用自己的探索创新精神,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而且还由此制作出了一系列发明,申请了国家专利16项(已授权9项)。比如,实验中的老年大鼠体重达到650-900克,单手很难将其抓住进行腹腔给药。而传统的将大鼠转晕再给药的方法,会造成大鼠强烈的应激反应,严重影响行为学实验的结果。如何尽可能地降低这些应激反应呢?一次偶然的经历让他发现,当大鼠半个身子钻进两个笼子之间的缝隙时,快速对其进行腹腔注射,大鼠的挣扎明显减少,实验结果会精确很多。从此,这种简便的腹腔注射方法就在实验室的小伙伴中间流传开来。然而,庄成乐并没有满足于这种简易的装置。他主动联系实验器械生产商,通过精确测量不同体重大鼠的身长、横径等指标,并在此基础上加上跑台等一系列设计。一个原本在实验室里的“土办法”,经过一系列的优化整合,摇身变成了一套可适用于各种规格实验大鼠的腹腔注射设备,并以此设备及方法学,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最终在国际上首次发现Nrf2信号通路激活障碍是老年大鼠发生术后疲劳综合征的主要机制,该研究成果发表在老牌SCI期刊《欧洲药学杂志》上。

  随后,庄成乐继续开展了术后康复一系列的研究,数项研究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迄今为止,以第一作者发表SCI期刊论文9篇,累计影响因子达39.91,总被引用次数达78次。也因此,2013年,他以唯一一个学生作为主要完成人的身份,获得浙江省科学技术二等奖;2014年,他参加了校研究生学术擂台赛并获得了唯一的一个特等奖,并以唯一一个博士二年级学生的身份获得博士研究生国家奖学金。

  “一场和牛津大学教授学术的对话,一篇影响因子17.96的SCI论文”

  在外科学领域,近20年来最大的进展莫过于“腹腔镜手术”和“加速康复外科”。两者都被认为对减轻病人手术创伤应激,加速术后康复有着重要意义。然而腹腔镜手术对外科医师技术及医院设备条件要求高;而加速康复外科往往受限于传统理念,实施起来难度很大。对这两个外科学领域的“明星”成员,到底是二者取其一就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还是必须同时满足这两个的要求呢。许多年来,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直到2014年,由英国牛津大学牵头开展的一个大规模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实验,将这两个“明星”成员请到了一起。该研究对全部病人实施加速康复外科,比较在此基础上腹腔镜手术与开腹手术对病人术后康复的影响。结果表明,在实施加速康复外科的基础上,腹腔镜手术仍然对病人术后的康复起到重要作用,该研究发表在美国肿瘤学顶尖期刊《临床肿瘤学杂志》上。当看到这一研究成果时,庄成乐发现其中存在漏洞,因为他之前对该领域研究也较深入,已发表4篇SCI论文。他发现,该研究在加速康复外科的实施上,病人的依从性普遍不高,特别是在实施加速康复外科几个重要条目(加速康复外科共有20项条目),这个缺陷尤为明显。他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正因为这个缺陷,导致了加速康复外科在该研究中的效果大打折扣,从而得出了这样不够准确的结论。庄成乐越想越觉得合理,他想正因为是这样权威的杂志更应该谨慎地阐明该问题,以免最终影响临床实践。在那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庄成乐查阅了大量的文献,进一步支持了他的观点。在胸有成竹的情况下,他引用了自己前期的研究成果和其他权威的文献,写了一篇述评投向该杂志。经过数月漫长的等待,终于等来了让人兴奋的消息,该杂志的主编高度认同了他的观点,直接接收了他的论文并单独发表在该杂志上,并且要求该研究的作者——牛津大学教授,解释他对该研究所提出的质疑。不久,牛津大学教授做出回复,承认了庄成乐所指出的该研究所存在的不足,并期待未来能做出更完善的研究。就这样,隔着大半个地球,东方与西方的大脑,在外科学的热点研究领域,碰撞出了思维的火花。这个故事让庄成乐更加坚信,只要在我们所从事的领域深深地耕耘,打下坚固的学术基础,就能够不迷信权威,甚至对权威研究存在的不科学之处,提出质疑。

  庄成乐怀着要做一个不只是会做手术的外科医生的梦想,在科研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走着,他希望有一天能迈上更高的台阶。他说由于缺少中国人自己的临床数据,国内的临床诊疗指南往往是直接翻译国外的指南,照搬照抄国外的诊疗标准。但由于种族的差异,国外的指南使用在国人的病人上经常会出现问题。他想通过自己和团队成员的研究,为我们中国人使用自己的数据制定自己的指南做出贡献。甚至有一天,让我们中国的专家也能用我们自己的数据,参与国际标准和共识的制定。而这个理想,已经部分实现,未来,在他和团队的一起努力下,终将会完全实现这一理想。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