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教育频道 > 教育即时报 > 幼儿 正文

有杭州企业试水玩具共享

一年2400元年费 每周租一套新玩具 租赁价格是玩具本身价格的5%-10%

2017-08-10 07:44:21 来源: 杭州网-每日商报 记者 朱光函

  四岁的孙志飞是一名开学就要读幼儿园中班的小朋友,这个暑假对于他来说挺有趣,因为他每周都能玩到新玩具。这并不是因为他的父母经常买玩具的缘故,而是因为他的奶奶为他报名参加了一个共享玩具平台的活动,并成为了会员。按照平台与会员之间的约定,孙志飞每周都可以玩到一套新的玩具,而可供他挑选的玩具种类也挺多,有乐高、积木,还有一些新上市的玩偶。

  随着共享经济的概念深入人心,共享类的消费模式也层出不穷,共享玩具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目前杭州有不少人纷纷瞄准了这个领域,试图搭乘共享的东风。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共享玩具的损耗较大、玩具周转率较高,没有一定资金实力最好不要贸然进场。

  玩具不用再买手指一点就能共享

  退休在家的孙阿姨最近有一个习惯,每周二上午她就会前往家附近的天阳亲子广场,然后领着新玩具回家陪孙子玩。之所以每周都能领到新鲜的玩具,是因为她付费成为了一家共享玩具平台的会员,并能享受每周玩一套玩具的福利。

  孙阿姨在付费成为共享玩具平台会员之前曾算过一笔账:按照年卡会员2400元的年费来算,一年共可免费租赁到52套玩具,而她的孙子对于这些玩具的兴趣往往只能维持一周左右。“我认为租玩具比买玩具更划算。”她说。

  事实上共享玩具的收费相比买玩具也的确更便宜,以小萝卜王国为例,其玩具的租金按照玩具的类别设定,不过价格大多在数十元至三百元之间。该共享平台负责人刘乾介绍,目前玩具首周的租赁价格一般为玩具本身价格的10%,次周开始租赁价格下调至玩具本身价格的5%。而玩具的押金一般设定为玩具本身价格的85%左右。而其他共享玩具平台的收费也大多类似。

  有人已经退出还有人跑步进场

  玩具共享能否吹上风口

  其实,这样的玩具租赁模式和共享单车、共享雨伞有些类似,不仅可以随借随还,还能提前预约。

  以小萝卜王国为例,目前其不仅开通了线上的租借送还渠道,还在杭州各处设立了50多个线下网点。在其微信公众平台里,陈列着4000多套乐高玩具,这些乐高玩具被分为学前、女孩、汽车、电影和科技等二十多个系列。以女孩系列为例,其中有灰姑娘、睡美人这样的公主系列,也有大歌星、咖啡厅这样的养成系列。

  除此之外,在另一家名为呱小宝的共享玩具平台里不乏迪士尼、费雪等品牌。而玩具的种类也挺多,不仅有积木、拼图等益智玩具,还有遥控赛车、儿童乘坐电动车摇摇马和手推车等玩具。杭州彤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该平台的运营方,公司相关负责人张女士介绍,对于不少家长来说,租赁玩具正在成为一种消费方式,特别是一些体积较大或使用次数较少的玩具,租着玩更划算。“公司进入该领域已经一年多,目前我们正准备扩大影响力。”她说。

  共享玩具是否能成功

  卫生和消费者接受度是关键

  王娟(化名)此前也从事过玩具租赁业务,并在望江东路上开了一家面积不小于1000平米的体验店,不过从去年开始,她退出了玩具租赁领域,用她的话说,市场相对小众,前期投入很大。“玩具的损坏率比单车、雨伞这样的商品更高,一旦有玩具损坏,此后向家长索偿就会付出比较高的成本,而即便抵扣押金,也很难覆盖玩具的采购成本。一些家长在孩子的玩具开销上并不大,甚至有些玩具的购买价格和租一个玩具的费用相当。”

  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营销管理系主任顾春梅认为,共享玩具其本质依然是租赁,而与其他共享类产品相比,共享玩具所要面临的风险更大。她分析,首先玩具的受众是孩子,所以家长们对这类产品在卫生方面的要求就相比其他产品更高;其次玩具里有一些微小的结构,如果家长看护不及时,就有可能造成对孩子的伤害。“玩具的卫生和使用安全将是制约玩具租赁行业发展的瓶颈,而共享的帽子是否能被玩具租赁企业戴稳,就要看玩具租赁企业的玩具来源。”

  杭州彤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张女士表示,目前公司向用户提供的玩具经过多次清洁、杀菌,未来安全和卫生方面的步骤将更严格。

标签:共享玩具 编辑:张吉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